当前位置:姐姐乐美容鄂隧道透水搜救结束 失踪7人生还无望护肤DIY
鄂隧道透水搜救结束 失踪7人生还无望护肤DIY
2023-01-19

副标题#e#

昨天上午,41岁的徐胜华躺在湖北省恩施州野三关镇民族医院的病房里,他的腿上和胸部受了些轻伤。“不要紧,很快就会好了。”徐胜华笑着对记者说:“我的亲兄弟也活着出来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8月5日凌晨1时,在建的湖北恩施宜万铁路野三关隧道发生的透水突泥事故,52名施工人员被困。截至昨天,已有42名施工人员获救,徐胜华兄弟就是其中的两位。

和徐胜华相比,谭志庚正处于悲哀之中,“我下去了4个多小时,还是没有找到我哥。”谭志庚是失踪人员田从木的妹夫。昨天下午3点左右,谭志庚疲惫地走出隧道斜井口。一个小时后,野三关抢险领导小组和指挥部宣布,截至当天中午12点,野三关事故现场大规模搜救工作基本结束,转入正常搜救、排险、除险以及恢复阶段。

根据野三关抢险领导小组和指挥部消息,截至昨天晚上,已经确认3人死亡,7人失踪,失踪人员几无生还可能。

目前,获救的42名施工人员中,除一名重伤者在巴东县医院,18名轻伤者在野三关镇和恩施州医院接受治疗外,其余人员都已回到住宿地或回家休养。野三关民族医院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尚未对接受治疗的伤员进行心理评测和治疗。

事故发生后,中铁十六局在恩施州政府的配合下,成立了事故善后处理工作组。有消息说每位遇难者的家属将获赔22万元,但中铁十六局在事故现场的一位负责人对此不置可否,并以工作需要为由拒绝透露遇难者和失踪者的具体名单。

[事故现场]
失踪者几无生还可能

野三关隧道的斜井入口就在318国道旁。武警和当地公安在现场拉起了两道警戒线,禁止一切和抢险无关的人员、车辆进入斜井。离斜井口七八米处停放着一辆救护车,旁边还有一辆警车。不时有卡车进出斜井口,输送抢险搜救需要的设备。

6日晚11时,搜救人员在隧道内发现两具遇难者遗体。“目前运用的钻探、红外以及地质雷达等技术手段,在所有隧道、横通道和各出口都进行过三到五遍地毯式搜寻,但均未发现任何生命迹象。这表明,其余7名下落不明人员已无生还可能。”指挥部一位负责人向记者分析说,7名失踪人员很可能在三个区域,一是在一线隧道工作面的石头与淤泥处,当时有4名施工人员在避车洞值班室来不及逃生,可能被石头淤泥掩埋。还有3名人员可能被突发泥水冲到斜井喇叭口,被机械设备和淤泥掩埋,或者可能已被泥水通过一线隧道的出口冲到河里。

昨天下午,野三关事故紧急搜救组、抢险安全组、恢复施工组同时成立。指挥部负责人宣称,下一步的工作,除了继续从内向外搜救失踪者外,将重点监测新的地质变化,加固隧道内五个塌方处,防止继续坍塌,同时开始清理隧道内的砂石和淤泥,尽快恢复隧道工程的正常建设。“由于隧道内场地狭小,水流量还较大,淤泥堆积严重,机械设备难以进入,因此清理工作还需要一段时间。估计这次事故将会导致工期延后两个月。”

[事故原因]
有可能挖破山体溶腔导致透水

野三关隧道全长13833米,是宜万铁路全线最长的深埋岩溶隧道。昨天,以湖北省政府为主、国家安监总局参与配合的事故调查组成立,就野三关隧道透水突泥事故的具体原因展开调查。

根据现场专家介绍,野三关隧道所处的碗口河和支井河地质结构极为复杂,其中灰岩地层长度8000多米,占隧道的63%,碎屑岩长度5000多米,占隧道的37%,另有5条暗河及管道流。所遇的地质条件复杂程度和施工难度是我国目前已建和在建铁路工程中最为复杂、最为艰险的。

野三关隧道设计人员告诉记者,野三关地区暴雨较多,隧道穿越的山体中除了暗河,还有溶腔。“所谓溶腔,就像一个人的胸腔一样,但处于山体当中的溶腔更加复杂,有的空无一物,有的装满了水,有的里面全是砂石和泥水的混合物,就像泥石流一样。”

这位设计人员说,隧道的设计和施工都要以地质勘探数据为依据,但目前的勘探技术还很难精确地判断溶腔的位置、大小以及结构内容。“因此,开挖隧道的过程中挖破溶腔在所难免,特别是在这个多雨且地质结构极为复杂的地区。”

#p#副标题#e#

[逃生经历]
500米路摸黑爬了2小时

“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后怕。”徐胜华说。他是湖北黄石人,和弟弟在这里工作才20天。

5日凌晨1时事故发生时,值夜班的徐胜华和弟弟正在离斜井喇叭口500米左右的隧道内钻孔。徐胜华站在施工的台车上,弟弟在台车下,旁边还有两名工友。“突然就听见里面有人喊‘水来了’,然后就听见一阵哗啦啦的声音从里面传过来,还没有看清是什么,电灯就全熄灭了。”漆黑当中,徐胜华几乎是本能地跳下台车,嘴里喊着弟弟的名字,手也伸向弟弟站立的方向。他感到脚下全是凉凉的水,还夹杂着砂石和淤泥。水面越来越高,为了不被水冲走,徐胜华紧紧抓住台车上的一根铁管,并试图重新爬上台车顶部。“站也站不稳,爬也爬不上去。”

随着水流过来的砂石和淤泥越来越多,已经深及徐胜华的腰部,但流速减慢了。徐胜华放开铁管,和弟弟以及另两名工友互相招呼着,朝记忆中斜井喇叭口的方向挪动着脚步。

“就500多米的路,我们在漆黑中摸爬了近两个小时,才到了斜井喇叭口,被救上斜井,算是捡回了一条命。”徐胜华说,他现在还不知道痊愈后敢不敢再回到隧道继续上班。

[搜救故事]
“听到有人回答,心里好高兴啊!”

昨天中午,记者在抢险指挥部门口遇见了参与搜救的辜天文。这位四川包工头头戴红色的安全帽,裤管卷得高高的,小腿上显露出数十条红红的伤痕,“休息一下,下午还得下去继续找。”

事故发生时,辜天文和工友们正在隧道另一头的支井河施工,辜天文接到事故通知,立即带领工友赶往野三关斜井口参与搜救。

顺着斜井进入隧道后,辜天文和工友踩着木板往里行进。“木板下全是泥水和砂石,有的地方一踩木板就陷下去。”行进500米后,前方没有木板了。看到搜救队员铺设木板的进度比较缓慢,辜天文甩掉鞋子,脱下裤子和上衣,仅剩一条裤衩。他将一条200米长的绳子绑在自己腰上,绳子另一头递给身后的工友,一手拄着根铁钎,一手拿着手电筒跳进齐腰的淤泥之中。淤泥粘性很大,近一个小时的时间,他和另一名工友只行进了150米左右。

“喂,有老乡没有?”辜天文一边挪动着双腿,一边喊道。

“这里有。”黑暗中传来一声微弱的回答。辜天文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兴奋得有些手舞足蹈,“听到有人回答,我心里好高兴啊。”借着手电光,辜天文看见一名工人趴在一块木板上,木板下是两个油桶。几乎在同时,另两名被困在30米之外的工人也发出求救声,并沿着隧道壁上的电线爬了过来。

那天晚上,辜天文和工友共将3名被困人员送出隧道后,又继续搜寻到凌晨两点,但一无所获。

#p#副标题#e#

这次透水量太大奇迹难以发生


就在此次湖北恩施野三关隧道透水事件发生前6天,河南陕县一家煤矿也曾发生透水事故,69名矿工因矿井透水被困井下,在被困70多个小时后所有工人均被救出,无人伤亡。同样是透水,为何两次事件造成的后果有如此大的不同?同济大学铁道与城市轨道研究院教授孙章分析,根本原因在于野三关隧道透水事件中透水量太大。

孙章说,这两起事件,一个是隧道透水,一个是煤矿透水,一般来说,煤矿要比隧道复杂得多,在施救方面会更加困难。

“但陕县矿井被淹是因河床水通过采空区涌入井下造成,透水量3000立方米。万幸的是有通风管道可以输送氧气,由于井下与井上的落差,救援人员还利用通风管道顺利输送了牛奶。而且,通讯线路未断,固定电话与井上一直保持联系,这为营救工作赢得了宝贵的时间,救援人员运用科学方法最终造就了这一次奇迹,69人全部获救。一根管道、一部电话,这两样在此次营救工作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而5日凌晨发生在湖北省宜万铁路野三关隧道的特大透水事故,隧道构造虽然没有煤矿结构复杂,但透水量很大,达4万-5万立方米/小时,同时水中伴有大量泥沙涌出,隧道斜井口处淤泥厚达2米,且粘度大,再加上该隧道路段地质结构复杂,隧道里通讯不畅,气温又很低,这给被困工人的生存和搜寻工作带来极大困难。”